搜索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 >

19岁小伙猝死剧本杀馆,法院认定馆方无过错 家属称其长期通宵达旦工作

2022

/ 01/15
来源:

海报新闻

作者:

张稳 张珈玮

手机查看

(记者:张珈玮 张稳 编辑:赵洪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张珈玮 报道

  “忽作无期别,沈冥恨有余。”2022年1月12日,是李意阳弟弟李湛猝死在其工作的剧本杀馆一周年的日子。时至今日,李意阳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他还接受不了弟弟在19岁的年纪就意外离世的事实。

  而在2021年12月31日,当地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更是犹如晴天霹雳。一审法院认定,李湛工作的剧本杀馆对李湛的死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李意阳无法接受这一判决,他想要为弟弟讨回公道,否则不仅对不起死去的弟弟,更对不起含辛茹苦一个人抚养他们兄弟俩长大的母亲。

  19岁小伙进入剧本杀馆做游戏主持人,一个多月后突然猝死馆内

  年仅19岁的李湛为何会突然猝死在其工作的剧本杀馆?这一切还得从2020年12月开始说起。

李湛生前照(受访者供图)

  李湛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再上学,想着能有一门手艺养家糊口,就去学了理发。此后,他一直在长沙从事相关的工作。而平常和弟弟联系较少的李意阳,甚至都不知道,弟弟何时辞去了理发的工作。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去找了这样的工作,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去做这个工作了。”李意阳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弟弟去世前最后一次和家人见面,还是在当年的中秋节,而他上次和弟弟见面,还是在过春节的时候。

  李意阳是在弟弟去世之后才知道,李湛在2020年12月份左右,在长沙的一家剧本杀馆找了一份工作,工作内容就是陪别人玩游戏。李意阳口中的这家剧本杀馆,名为捉拿归案室内娱乐活动工作馆(以下简称捉拿归案工作馆),在长沙市芙蓉区,负责人是曾威。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从曾威口中,了解到了李湛进入捉拿归案工作馆工作的始末。

  “去年的11月份,还是12月份,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曾威已经记不清李湛是何时进入他店里工作的。曾威称李湛是他的好朋友,并表示李湛出事之后,他才知道李湛的真实名字,因为李湛一直告诉他自己叫李昊瑜。

  “他(李湛)之前是做美发工作的,经常来我店里玩。有的时候员工不够,我就会喊他帮我忙。他就发现挺有意思的,又觉得有报酬还不错,再加上他以前那个工作3个月没有给他发薪水了,所以他就说想到我这来上班。”曾威说,他一开始是拒绝的,还曾劝他不要放弃从事了好几年的理发工作。

  李湛究竟是如何进入的捉拿归案工作馆工作,不得而知。但是,从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关于此事的民事判决书可知,2020年12月,李湛进入捉拿归案工作馆工作,工作内容为接待顾客、引导和带领顾客进行“剧本杀”的游戏。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根据曾威与李湛的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12月1日,李湛表示“我感觉要不然我直接去你店里上班算了”,曾威则表示 “只要你撑得住就行,而且我这没地方住”,李湛表示“我自己租房子”。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然而,仅仅一个多月后,2021年1月12日,还差6天满20岁的李湛被发现猝死在捉拿归案工作馆内。两天后,远在北京的李意阳和广东的母亲接到警察的电话,才知道了李湛的死讯。

  匆匆赶到长沙的母子俩,在殡仪馆见到了李湛的遗体。对于李湛的突然离世,他们充满疑问,于是提出对遗体进行病理解剖。至2021年1月20日13时许,由湖南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完成。据该鉴定中心3月9日给出的鉴定结论,李湛符合冠心病发作致心源性猝死。

  家属称长期通宵达旦工作致其猝死,馆方称其猝死时并不在工作时间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李湛的死因为心源性猝死,而过度劳累、长期熬夜等原因是心源性猝死的诱因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李意阳表示,自己家并未有过心脏病病史,李湛也一直都身体健康,从来没听说过他患有心脏疾病。因此,他认为,弟弟的猝死和长期熬夜加班工作有必不可分的关系。

得知李湛死讯的母亲与外婆

  李意阳告诉记者,李湛进入捉拿归案工作馆后,长期通宵达旦工作,平均每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2小时。“他手机有个(晚上)8点的闹钟,他每天8点起来就要上班,基本上要忙到第二天天亮。有的时候天亮了,白天有剧本还要接着带,带到中午也有可能。”

  此后,李意阳与母亲将捉拿归案工作馆及曾威告上法院,2021年11月10日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他们认为,曾威作为雇主,并未合理安排李湛的工作时间。李湛入职以来,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其长期颠倒黑白以及超长时间的工作,诱发李湛突发心源性猝死。此外,被告为李湛提供其营业场所作为临时休息的场地,但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李湛发病后未及时得到救治。被告对李湛的死亡存在过错,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对此,曾威告诉记者,双方并没有签劳动合同,同时没有强制性工作,也没有提供住宿。“我这里是属于那种兼职的性质,你有活就可以来,没有就可以不用来。”曾威说,事发当天他并不在店里,据他所知,李湛于当天凌晨1点多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工作完了以后,他并没有离开,他说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走。结果他也没走,他就自己跑到房间里面睡觉去了。”曾威表示,由于李湛并不是第一次在馆里睡觉,所以第二天他回来的时候,看到李湛的鞋摆在房间外面,知道李湛在里面睡觉,就没进去打扰他。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直到晚上10点钟,客人陆陆续续来了以后,有一个客人说要喊他一起出来玩,我们就去喊他,结果就发现人不对劲了。”曾威说,此后他们第一时间拨打了急救电话。

  该案一审判决书清楚写明了李湛发生意外的过程。李湛的工作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8点至凌晨2点,具体工作时间不确定,工作时长以所带“剧本”的难度、玩家的水平而决定。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曾威以每日结算的方式通过微信向李湛支付当日报酬。报酬依据顾客人数及费用确定,每笔报酬大致在100元至200元不等。

  曾威在庭审中陈述,李湛的工作时间是没有强制性要求的,是否工作由其自已决定。当有客户想玩哪个“剧本”,曾威就会问带玩剧本人员想不想带,谁有时间谁就来带。且馆内是不为带玩剧本人员提供食宿的,吃饭与住宿都是自行解决。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2021年1月12日凌晨两时许,李湛在带完一场“剧本杀”游戏结束后自行到捉拿归案活动馆剧本模拟房内休息。2021年1月12日晚十时许,曾威与他人一起发现李湛可能死亡的异状后,随即拨打了120、110。

  法院认定馆方无过错,家属不服一审判决准备上诉

  2021年最后一天,经过近一年的等待,李意阳终于等来了该案的一审判决。然而,判决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芙蓉区人民法院认为,李湛通过向捉拿归案活动馆提供体力劳动获得报酬,工作场地和工作内容由捉拿归案活动馆安排,但工作时间不固定,且捉拿归案活动馆以李湛工作量大小每日向其支付当日劳务报酬,故双方之间存在劳务关系。

一审判决书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法院认为,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李湛系在休息时因冠心病发作致心源性猝死不属于在提供劳务时遭受人身损害的情形。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李意阳主张捉拿归案活动馆不合理安排李湛的工作时间导致李湛因工作时间过长诱发突发心源性猝死没有事实依据,且其并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李湛的心源性猝死与其从事的劳务工作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因果关系。

  再者,捉拿归案活动馆已明确表示不为李湛提供食宿,且在发现李湛的异常后也及时拨打了120、110。因此,捉拿归案活动馆对李湛的死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李意阳表示无法接受,打算于近期上诉。他认为,李湛当天凌晨两点并没有结束工作,而是一直工作到了早晨7点。“李湛死亡前存在长时间熬夜工作的情况。”同时表示,捉拿归案工作馆事实上是24小时营业,李湛平均每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2小时,工作长期通宵达旦。

  同时,李意阳表示,虽然李湛与曾威之间不是劳动合同关系,但李湛仍然属于劳动者,就应当受到劳动法的保护。“李湛的死因为心源性猝死,而过度劳累、长期熬夜等原因是心源性猝死的诱因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因此,曾威的过错与李湛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曾威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记者注意到,双方曾因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产生过长达半年多的拉锯战。

  李意阳与捉拿归案工作馆曾因确认劳动关系向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最终,该仲裁委员会于2021年6月10日作出裁决,李湛生前与捉拿归案工作馆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捉拿归案工作馆不服该裁决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芙蓉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9月24日作出民事判决,认为双方劳动报酬支付形式为日结,即时结清;双方并不受最低小时工资、日工资标准约定;经营者有用工需求时,李湛是否提供劳动完全系自愿,并且其他人员会轮流、替补;无证据证明李湛须遵守劳动纪律。该民事判决确认捉拿归案工作馆与李湛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本案中为何死者家属会被判败诉?山东祥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帅认为,本案中,已生效的判决认定李湛与捉拿归案工作馆不属于劳动关系而属于劳务关系。因此,双方并不适用劳动法中关于工作时长的相关规定,所以在个人劳务中简单套用劳动关系中加班的规则本案中并不合适。

  张帅表示,根据民法典1192条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属于侵权责任中对于劳务关系侵权的特别规定。确认责任的承担需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行为人实施了侵权行为,被侵权人遭受到了实际损害,侵权行为和造成的损害之间有因果关系,侵权人的主观过错等。

  “具体到本案,依据判决中记载的法院认定的事实,李湛的死亡原因系冠心病发作导致的心源性猝死,并不能认定其死亡与提供的劳务存在因果关系。且具体工作中的时间安排均由双方自由协商,对提供劳务者一方没有做要求。结合侵权责任认定需要考虑的几个因素,本案中无法认定捉拿归案工作馆需要承担责任。”

  不过,张帅表示,“人身损害赔偿中一般以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为主,如果对结论有异议的,可以申请重新鉴定。具体到因果关系认定上,本案原告方还可以申请参与度的鉴定,进一步判断其冠心病的发作与提供劳务有多少关系,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侵权人没有过错,也不会承担责任。”

  “现在我们把起诉书都弄好了,昨天已经寄过去了。我们对于一审关于当时事实的描述以及判决结果都不满意。我们就希望把当时的事情真相说清楚,希望法院能给一个公正合理的判决。”李意阳说,虽然弟弟已经去世了一年多,但他至今都无法接受,以至于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都无法上班工作。“现在就想为弟弟讨讨一个真相,要一个公道。”

乐天堂app手机下载版  而曾威则表示,一切以司法判决结果为准。“很多东西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那我们就交给司法来解决,走司法程序。”

责编:杨凯

审核:丁厚勤

责编:丁厚勤

相关推荐